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暗 香 博客

因美,不枉眷恋;因遇见,不枉此生!

 
 
 

日志

 
 

【原创】去见沈从文  

2009-12-03 13:50:22|  分类: 天涯孤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想寻热闹的话,不来凤凰也是可以的;要寻热闹的话,又何必到凤凰呢?

                                                                                                                                ——题记 

 

                                         

 

一直都想去拜见沈从文先生。虽未曾见过先生,却将先生笔下描画的湘西世界寄到心里去了。

湘西世界藏在沈先生的《边城》里,那儿秀美清静,质朴单纯,有着美与善的牧歌情调,有先生对自然、淳朴、安宁的乡野生活的深情眷恋。故里凤凰,该是先生心中最美的归梦。在我,此行亦寻梦而来。

踏上凤凰,古城仍保留着明清时期形成的传统格局和历史风貌。最引人注目的是矗立在沱江两岸挨挨挤挤的一幢幢被岁月剥蚀了光彩但风味犹存的吊脚楼,明清风韵的染坊、银号、商铺、酒坊随处可见,身着民族服饰的摊贩散布城中,游人不绝。

沈先生在哪里?依着沈先生的性情。

在初秋清凉的晨风中,走出沱江边的吊脚楼客栈,沿江信步。昨晚秋雨的痕迹还残留在润湿的青石板上,仿佛能听见雨水从吊脚楼的飞檐翘角落下,滴入沱江的声音。轻轻地踏在岁月的长巷里,披一袭紫色的披肩,温凉的感觉刚好。

 “要坐船吗?去沈从文的墓地。”一个四十开外的清瘦农妇。

奇了,她如何知道我的隐衷?“好啊,你的船在哪儿呀?”凤凰于我不是旅游区也没有景点,是不必匆忙的,随遇好了。

小木船沿沱江下游划去。先生家乡钟灵毓秀自是不必多言的。沿沱江折返至杜田村的江畔,先生的墓地就近在咫尺了。

沿山径拾级至半山腰,眼中望得见石壁上“听涛”两个雄浑的大红刻字时,沈先生的墓地就将到了。在深幽的草木间,立的一块形如菇状的五彩石,即是先生的墓。肃穆严整的坟冢是没有的,先生及妻张兆和的骨灰就一同掩埋在五彩石下方。山仰石,石依山,墓地精巧清静,与新雨后的听涛山融为了一体。尽管了解先生一生淡名如水,这依先生遗愿建的墓着实还是感叹的:沈先生不仅是现代文学大家,还是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而墓碑四围居然没有设置任何围障,还是依着与民的亲近与温爱。虽恐有不恭之嫌,斗胆伸出手来轻轻地抚触五彩石,暖流滑过,算与先生行个握手礼吧。原想为先生焚一炷香,但不在清明时节,恐是不宜见火的。且作个揖吧:敬慕先生已久,今日终于看您来啦。

碑石正面,书有先生手迹,其文曰:“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可认识人。”久坐于五彩石近旁歇脚的凳上,在静穆的时光里体会着先生:碑文中有先生深深的渴望啊,渴望世人真切的理解;先生在临近生命终点时说过“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好说的”,其实他想说的话都写在了他的书中,尤其在先生笔下那不悖乎人性美的湘西世界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其实先生心中何尝不也有着不言的大爱!陆续有那么些因着景仰前来拜会的后人,愿魂归故里的先生不当是孤寂的。山风吹来,画家黄永玉说过的一段话如山涛拂过耳畔:从文表叔许许多多回忆,都是用花朵装点过的,充满了友谊的芬芳。他是非分明,有泾渭,但更多的是容忍和原谅。所以他能写那么好的小说……

从山上下来,寻着先生往日的足音,来到古城南中营街那风剥雨蚀的木结构四合院——沈从文故居。独向着卧室、书房的书桌寻去。阳光穿过精巧的窗框洒落在稳固阔大的书桌上,就在这时光的背后,先生曾伏案于此,潜心修造他的“希腊小庙”,在中国文坛赢来“乡土文学之父”的赞誉。流连于先生的书房和卧室,这古旧的桌椅,遗稿、遗墨,那已不能再为先生播送音乐的留声机,还有先生儿时用过的书篮、书桌,断然留着先生的魂。沉浸在时光流转的追思中,只当先生仍行走于此,思索于此。先生啊,情愿曾是您的徒儿,能为先生挡一挡哪怕只是一丝曾经的叹惋和痛惜。摩挲那泛白的旧物:先生,时光荏苒,您的精神犹在,湘西世界犹在。

从故居出来,已是日薄西山。“中国最美丽的小城”(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语)笼罩在夕阳之中,凤凰城俨然成了流露神性的油画,悠远厚重中透着沧桑。余晖也照在端坐于石墙边的一位老阿婆身上。她身着苗服,面上已折叠了岁月的风尘,任近旁的青石板路上游人穿行,她低着头只管缝着绣品。别不是《边城》里的翠翠吧?虽衰老,但老人脸上的一份安详是属于凤凰的,是沈先生笔下凤凰古镇最真实的表情!

又一个清凉的早晨,坐在吊脚楼的阳台上温读起《边城》来。新书是在先生墓地不远的一家书社里买来的。故事里那撑了一辈子渡船,那遇到任何悲苦“仍然把日子平静地过下去”的老船夫,令心头再次温热。唏嘘时抬望眼,风过处,眼底的沱江波光粼粼,吊脚楼霎时恍若船舫,似在两岸青山间移动。年青时候的沈先生出现在船头,身穿粗布长衫衣袂翩翩,清俊的面庞挂一副眼镜,眼望他倾心与向往的宁静而梦幻的湘西……

“沈先生!您好。”我唤出声来。

如愿般……如果说文化是生命的花朵,先生便是湘西一朵永不凋谢的花,这朵花一直开在精神和思想的深处,远离喧嚣和热闹。湘西世界一直都在,寂静中沈先生与心灵契合的寻访者在灵魂深处默默对话。有着众多旅行社的凤凰城还是不是原来的凤凰,却不是那么紧要了。

轻悄悄地到来,又将静悄悄地踏上离途。如果可以,请容我将先生的故里装满我眼,将先生的思索盛满我心,而那湘西世界的古韵,那怕只带走一缕,也够来养我一颗更为安静的心灵,面对身外的世事红尘。

 

沈从文:(1902年12月28日-1988年5月10日)原名沈岳焕,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乳名茂林,字崇文,湖南凤凰县人,苗族,祖母刘氏是苗族,其母黄素英是土家族,祖父沈宏富是汉族。沈从文是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14岁时,他投身行伍,浪迹湘川黔边境地区,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31年—1933年在山东大学任教。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沈从文1988年病逝于北京。中篇小说《边城》是他的代表作,寄寓着沈从文“美”与“爱”的美学理想,是他表现人性美最突出的作品,通过湘西儿女翠翠恋人傩送的爱情悲剧,反映出湘西在“自然”、“人事”面前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一代又一代重复着悲凉的人生,寄托了作者民族的和个人的隐痛。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1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